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沙尘暴蓝色预警 北京等地有扬沙

中国教辅沉浮录:《五三》《王后雄》怎样炼成
2019-01-16 15:09 新浪教育

  过去四十年,随着高考的恢复,教辅行业起落沉浮,波澜壮阔,但它好像从来和素质教育没什么关系。

  但是,正如王后雄在论文中提到的:“高考对社会的贡献……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作用,即作为一种重要的代际流动机制,承载着社会流动、保证社会公平和维系社会稳定的功能。”

  在这里,一本薄薄的、价格合理的、能让学生提分的教辅,或许也承担着维持社会公平、促进阶层流动的重要角色。

  教辅巨头沉浮录(1978-2018)

  1935年的金秋,上海一家官办广播电台的播音室里,著名作家、教育家叶圣陶和夏丏尊身着白衫、手持淡黄色的讲稿,对着话筒一齐说了声:“各位中学生朋友们,大家好。”这是电台那一年的王牌节目——《阅读与写作》——的开场白。

  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学生听众并不知道,这一系列极高质量的语文学习辅导课,竟然是教育部部长亲自嘱托两位泰斗级大师播讲的。

  这已经不是叶圣陶和夏丏尊第一次为中学生讲课了。1930年代,他们主办的开明书局在教辅出版方面,已经和商务印书馆平起平坐。商务印书馆仰仗官方背景,有《中学各科纲要丛书》等王牌产品;开明书店则依托周围朱自清、茅盾等顶尖作家资源,主攻国文教育。

  开明书店的“杀手锏”是一本叫《中学生》的课外读物。随便翻开一册,里面的栏目有:茅盾的《圣经》讲堂、丰子恺的世界名画赏析、俞平伯的古典诗词细品、顾均正的科学小品、金仲华的国际时政风云……这样豪华的阵容,今日的学生与家长,只能望历史之洋而长叹了。

《中学生》杂志《中学生》杂志

  民国时期,为青年人撰写课外读物的,都是我们叫得上名字的文化大师。

  时光流转,2019-01-16,芒果卫视大型综艺《放学别走》的现场,主持人撒贝宁邀请“教辅界的Tfboys”闪亮登场。曲一线集团董事长卫鑫和他的团队,跳着靓丽的舞姿,喊出了“五三学霸天团,用五三宠爱您”的口号。教辅这门小生意,给了他们担当“流量明星”的机会。

  新一代的中学生们也不知道,他们面前的“五三团长”卫鑫其实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励志偶像。他是河北肃宁人,学历不高,家里起初以养殖为业,但是用“背水一战”的气概打造出《五年高考·三年模拟》这本超级畅销书,过上西虹市首富一样的华彩人生。《五三》的销售额,每年十几亿都不止。

卫鑫团队卫鑫团队

  百年之间,教辅舞台的“C位”从民国大师变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学教师以及农民、军人,这听起来是个“文化大滑坡”的故事。可事实上,今日中国教辅图书对于质量的要求、对于提分效果的重视,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。

  每年的寒暑假之前,所有大品牌教辅都要花重金邀请几百位顶级中学名师,为他们“搞科研”。这里的科研主要指两件事,第一,过去的高考题中,哪些是值得学生做的好题?第二,未来的高考题长什么样,能否从过去的好题中预测出来?

  产品为王的逻辑在慢慢改造这个被互联网忽略的“小产业”。

  1978年以来,高考经济不断升温,教育政策也不断变动:出版体制改革、地方产业保护、农村教育免费化、教育信息化启动,特别是21世纪以来,政府屡次使用行政手段限价、限量、限编等政策,都将教辅这一只小舟在惊涛骇浪中不断翻滚。

  结果是,现如今,家长们走进书店,只要选择大品牌教辅图书,都会很惊讶地发现:教辅原来已经这么生动、精致了,编排也很有体系。大量的无良商家跌入谷底后,教辅市场,早已过了像早晨集市那样人声鼎沸、良莠不齐的混乱景象。

  在中央政府的引导下,教辅行业从乱到不乱、从苟且偷生到合理发展,在四十个春秋之后,终于算是卓有成效。

  1、 1978-1985:遍地乱象

  浩劫之后,1978年的劳动节和国庆期间,北京、上海的新华书店门口人挤人、心贴心。通宵排队的爱书人连日不断,只为求购刚刚重印的中外文学名著与社科经典。

  紧跟着脱销的就是教辅图书。随着高考选拔人才机制的恢复,中国青少年中暴发起一股“数理化热”,上海教育出版社在1979年出版了《小学数学习题》,那时没有精致的纸张,只是油墨印刷、草草装订。结果,修订3次、重印24次,累计销量达240万册以上。

《小学数学习题》《小学数学习题》

  “上海教育出版社挣大钱啦!”一时间,全国的教育出版社和儿童出版社纷纷行动起来,照葫芦画瓢,也都挣得大钱。其它出版社分外眼红,可没办法,它们“出身不好”,没带着“教育”和“儿童”的字样,在那个刚刚计划经济改制的年代,没能分到教辅出版的名额。

  不过,改革开放的火种越烧越旺,各社陆续拿到了出版教辅的许可。重庆的编辑们极其勤奋,快马加鞭赶到北京,和海淀教师进修学校达成合作。很快,重庆的书店里率先燃起了“海淀名师讲XX”的热潮。由于当时物流不便,北京的中学生们反倒比南方各省市更晚地用到这批爆款辅导书。

《海淀名师讲XX》《海淀名师讲XX》

  当所有人都想从中捞钱、又都缺乏自主研发能力的时候,最保险的做法就一个字:抄。谁卖得好,就抄谁的,最后大家一起拼销售。一年之后,市场上就有一万多种写着 “海淀名师”的教辅了。至于海淀区到底有多少名师,没人知道。教辅市场很快陷入乱象。

  抄也就算了,在一片混乱中,教辅图书出现了大量错误。最可怕的是一些“政治性错误”,如将国家领土直接画错,80年代中印、中越都有领土纷争,有些地图册将南沙群岛让给越南,将藏南地区让给印度……21世纪时,还有教辅书将中国与港澳台地区放在同一个表格里。这会影响青少年们形成正确的历史观与政治观念。

  除了知识性问题外,很多劣质教辅要求学生机械地理解题目,拒绝对学生思维的培养。比如一道语文的填空题:“太阳像个____,慢慢地升起来。”孩子们根据自己对生活的观察,填上“红苹果”、“圆饼干”、“金色的皮球”等等。但标准答案只有一个——“红球”,其他一律判错。

  一个资深编辑回忆起那段疯狂的时光时写道,身边不乏做教辅的年轻女编辑,短短几年便住进了花园一样的洋房,买到了代步车。然而,面对图书检查,她们的心态是:“我一年编辑二十本书,上级只会抽查一两本,就算因为不合格而收到经济处罚,其余的书的编辑费一分不会少。”

  2、1985-2000:网红名师王后雄

  在教辅书一片乱象的80年代中期,贫困家庭出身的王后雄从黄冈师范毕业,背着帆布包,不带对城市的一丝留恋,一头钻进了黄冈市团风县一所贫困的乡村中学担任化学老师。

王后雄王后雄

  到岗后,他先听了一堂其它老师的化学课,那节课的主角是“硫”,老师用平铺直叙的方式,先给学生看硫的样品,又对着课本开始念它的物理、化学性质,又做起了硫在氧气中燃烧的实验……

  台下的学生在打瞌睡,教室后排的王后雄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:“这样的课,老师灌、学生听,真的有意思吗?”

  换到隔壁班,下一节课就要他自己讲了。他带着激动的心情,决心进行一场教学上的突破。上课一开始,王老师先向学生们提了几个与生活相关的问题:

  “同学们,你们了解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的成份吗?——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们猜,为什么汽车轮胎这些橡胶制品,弹性和强度都很好?——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们总生过病、测过体温吧,要是体温计破了,里面流出的有毒物质水银怎么处理?——还是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们怎么一问三不知啊?算了,今天,为了给你们讲讲这些常识,我们要了解一下——硫。”

  他笑了,学生们也跟着笑了。大家觉得,这个土里土气的新来的老师,讲课竟然有点意思。

  作为教师,王后雄一炮而红。他注重目的、讲究实验、激发学生热情的教法,后来被他概括为“王氏激活法”,发表在全国核心期刊上。每一年,他接收的都是贫困中学的普通班,但是经由他的引导,这几个班纷纷在全县化学统考中名列第一。

  往大一点说,王后雄激起了这样一个水花:创新课堂就一定不接地气、考试不能得高分吗?课上引导学生思考,课下还要布置练习题,这才是正确的做法。学习热情加上高质量的题目训练,提分都是水到渠成。

  没过两年,王后雄调入城市,成为黄冈一中的金牌化学老师。在这里,他有了更大的舞台,也有了更大的机遇。

  90年代初,华中师范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出版社的编辑敲开了王后雄办公室的门。那时候,全国刚刚开始大规模开展中学化学竞赛,却没有一本合适的教材。华中师大在“八五”出版规划中,领下了两本化学奥赛辅导书,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主编。

  王后雄老师水平棒、教法好、有名气、肯钻研,还年轻,宛如一阵及时雨,淋到了华中师大编辑部这堆濒临干涸的树苗里。

  接下这个重担后,王后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  竞赛教程是所有参考书中最难编的一种。究其原因,“竞赛”考察的是学生的思维能力。一道竞赛题涉及的知识板块、逻辑复杂程度和运算量,均远超平均十几分钟解决的高考题。一道经典的竞赛题,能让学生们思考三天三夜。

  更重要的是,王后雄要编的竞赛教程,绝不是给极少数天才准备的精英读本。在“全民奥赛”政策的引导下,他要服务的,是无数普通的中学生。他要能够“培养”(而非培训)这些含苞待放而充满热情的学生,让他们通过思维锻炼,批量化地达到拿奖的水准。

  这是一次中国的“运动式治理”用于教育领域的尝试。“运动式治理”的意思是,作为享受人口红利的国家,我们并不知道哪个真的有天分,但既然人多,就不妨让每个人都试一试,总能试出两三个传奇。就这样,奥林匹克竞赛成了每个感兴趣的青少年都要试一试的“群体性运动”。

  王后雄老师花了几年时间,在课后废寝忘食地写作。终于,90年代初,他主编的《高中化学竞赛基础教程》、《初中化学竞赛跟踪辅导》问世。书籍出版后再次一炮而红,被同行、专家、大学教授认可,两本书一年内各自销量几十万册,感谢信、求助信、报喜信,迅速堆满了王后雄老师的办公室。

  1999年,有新疆石油工人专程跑到两三千公里外的湖北黄冈,花了两千元路费,只为了给孩子买几本总价三十多元的王后雄品牌图书。在见到王后雄本人时,这位家长热泪盈眶,说:“我的孩子说,做您的书,让他感觉自己越来越聪明。”

  能让学生越做题越聪明,这样的老师实在难得。一般的“名师”,能让学生少做题、得高分,但本质上是让学生变成做题机器,看到考试题,立刻能回忆起自己曾经做过的题,从而不用思考也能刷刷答卷。

  但王后雄老师干成了一件极其难得的事情。他编写了很多道能锻炼学生思维的好题来“培养”学生思维的复杂性和缜密性。他率先证明,竞赛这个以“锻炼思维、提升创新能力、培养对学科本质认识”为目的的素质教育内容,也能够以恰当的题目练习来学习、培养。

  这便形成了一个从官方到学校,再到每一个家长都希望看到的“全民神话”——每一个孩子,只要想学、肯学,都可能成为奥林匹克竞赛的冠军。

  由于王后雄对化学学科的突出理解和杰出贡献,35岁,他破格晋升为湖北省特级教师;39岁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待遇;2001年,不到四十岁的他,从中学名师一跃成为华中师大的特聘教授。在第10届教师节上,他受到了江泽民主席的接见并合影。

  在一片“谁嗓门大谁卖得好”的乱象中,湖北黄冈一所农村学校的化学教师王后雄,将教辅这个行业从“拼嗓门”引领到了“拼名师”的阶段。

  但是,学生、家长想要的还更多。

  “王后雄老师,我家小孩上初一,我朋友小孩上高二,您能给他们各自出一本难度适宜的教辅吗?”

  “哎,要是王后雄老师还会数学就好了,现在我们数学该买哪家教辅啊?”

  毕竟不是每个家长都渴望孩子学化学竞赛、看《化学重难点手册》。一个普通家庭更普遍的渴望,是有一套质量上乘、从初一出到高三、数语英史地政理化生全都有的“一站式解决方案”。

  这件事,单枪匹马的王后雄是无能为力的,它依赖一个巨大的团队。

  率先做成这件事的,是来自山东滨州的著名语文老师——任志鸿。

教辅高考

免费高考神器:新浪升学帮,只需输入省份、位次、预估分数,高考志愿一键智能推荐。冲、稳、保,制定专属您的分层次志愿方案。扫描下方二维码,或在手机应用市场搜索“新浪升学帮”,就能下载哦!新浪升学帮助您轻松报志愿!

升学帮
自媒体

高清美图